左岸的莎士比亚书店和老George

那是一个礼拜天的午后,书店朝北,没有午后斜阳的眷顾,倒是正对着塞纳河对岸的巴黎圣母院,看的到圣母院广场的飞鸽,也不时听的到教堂的钟声,那仿佛来自远古的宁静,让文学与宗教在这个四壁缥缃的小书店里浪漫地邂逅。

老George是莎士比亚书店的老板,几天前他让我来喝他的礼拜天的下午茶,所以我早早地就到了,还带来了一袋新鲜的龙井茶。tina是那天的茶夫人,我就做了她的助手。时间还 早,我们俩挤在老George的卧室,看满墙的照片,听老George讲照片里故事,照片里全是20世纪英美文学的巨匠:海明威,詹姆斯.乔伊斯,伍尔 芙,康明思,。。。,也都是老George的朋友。90多岁的George做了一辈子的红色绮梦,所以才能在巴黎左岸拉丁区的黄金地段为英语世界无数的文学青年维持着一个共产公社。书店到处可见脏兮兮的短床,老George让他们白住,只要求他们每天在这书的海洋里花一个小时写作。Tina是来自澳洲的诗 人。我还见过几个美国来的姑娘和小伙子。据说那些散发着布尔什维克味道的短床,接待过几万个来自世界各地的文学青年。

那天下午,我们聊了很多海明威,也聊到了中国。我说中国也应该开几个这样动人的书店,老George突然笑咪咪地说:北大想请他去开个书店。我问:为什么没去?他说他不喜欢北京,他喜欢上海。我心里掠过合肥,不过没敢提,只是追问他:为什么不在上海办呢?他笑而不答。我想起了泰戈尔喜欢的南京,就再问:南 京怎么样?他说他很喜欢南京,出了一会儿神,他又补了一句:“我出生在南京”!

—- 2006年秋于巴黎南郊的法国高等研究院

About kongliang

I am a mathematician interested in quantum field theory.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中文.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Responses to 左岸的莎士比亚书店和老George

  1. Anonymous says:

    好巧的是,前些天去了海明威的故居。看了他在巴黎的那些影片。这个人终其一生在抗争吗,抗争重力?抗争时间?他的格局无处膨胀了。其实,如果您去点醒他就好了。

  2. Anonymous says:

    海明威的故居?美国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老George说海明威总是冒冒失失,跌跌撞撞的,不是今天这里磕了,就是明天那里撞了。呵呵。海明威总是长不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