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17

古来几个浣花翁 I

外祖父原名董敦修,字詠麟,号天狂(1892-1981)。浙江宁波鄞县人。常见其他人在诗文中称其为“天狂老人”。外祖父年青时曾著有《宝稼堂诗文钞》,《莺湖书屋杂志》等稿,因抗战动乱散佚。抗战以后所写诗文杂著若干册曰《烬余集》,但其主要诗文(上万首)皆在文革中焚毁。在这里我们摘选几首曾收录在清平山人徐映璞先生主编的《明湖今雨集》的几篇诗文。本文的题目来自他的《乡居杂詠》中的诗句:“语不惊人君莫笑,古来几个浣花翁”。 《春草用王渔洋秋柳韵五十六首录四》 一: 天涯犹有未归魂,盻煞青门与鹿门。往事莫销南内恨,移文长忆北山痕。 轻烟远界平川路,乳燕低飞傍水村。何日西堂温旧梦,诗情擬共惠连论。 二: 毕生心事怯寒霜,喜被和风拂野塘。芳径渐迷骢马路,繡鞋新渍女儿箱。 多情浅染长堤碧,旧恨沉埋六代王。莫动频年摇落感,青门合是隐居坊。 三: 野人习服女萝衣,岩壑幽棲未可非。五柳宅边芳讯近,首阳山下古音稀。 且凭暖日聆莺语,恒带香泥逐燕飞。尘世浮名安足羡,无名大道不相违。 四: 幽意何人解独怜,更堪暮雨復朝烟。织成九十春光丽,想到三千客路绵。 天地有情埋战骨,莺花无恙乐韶年。豪侈竞逐金张里,谁共寻芳楚泽边。 《佑圣观听琴》 世外清虚府,人间采药翁。玄谈生妙理,逸响发焦桐。 雲逐潇湘水,浪掀庐荻风。移情忘日暮,顿使俗尘空。 《古意两首》 花开春气荣,花落春光瘁。荣瘁花不知,徒下看花涙。 明月有时缺,三五仍完好。独怜闺里人,相思头白早。 《题画》 古松高百尺,靈芝寿千岁。中有二老人,心与金石契。 《梦回二首》 梦回惝恍可怜宵,雪映明灯伴寂寥。漫被青蝇汙白壁,却将羅刹认红绡。 情因误用恩成怨,理苦难凭德胜妖。枉把黄金买烦恼,定应宿业此生消。 千金曾买雪儿歌,一曲琵琶唤奈何。月掬水中余幻影, 珮遗江上讬微波。 宁知插柳成陰少,始信飞花落溷多。雲散风流终古恨,百年短景墨同磨。 《中秋对月》 玉露漙漙秋气涼,浮雲散尽见清光。一轮独惜今宵满,万古相思此夜长。 词客有情歌水调,英雄太息卧沙场。百年几遇团圞节,应为姮娥痛举觞 《春至》 春至暗驚心,形孱老渐侵。看花常著雾,醉月易成陰。 交道贫中绝,欢踪梦里寻。且欣诗境扩,不废短长吟。 《自题小影》 君形酷肖我,我寿宁逮君。对君今面目,忆我旧丰神。君豈我知者,我诚君外身。惟君常我惜,因我为君珍。君貌弥闲静,我怀多苦辛。廟廊君莫望,草野我安贫。此日君非主,他时我亦宾。百年千载后,君我总成尘。 《冬日登双韭岭》 崎岖磴道势摩空,入望层峦景不穷。柿叶经霜鲜映日,芦花带雪冷摇风。 长林却喜萑苻靖,僻址居然商旅通。忽觉天寒衣袂薄,此身已在最高峰。 《春暮游玉皇山》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中文 | Leave a comment